快乐十分云南开奖结果|快乐十分助手|
经典小说

一生挚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生挚爱txt完整版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2017-12-13 21:45

 
 
 
第一章 送她进监狱
 
 
 

“不是我,你相信我。”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,大雨瓢泼的下,车窗被雨打湿,花?#35828;?#36710;窗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。简童颤抖的身子,站在车外,隔着车窗,大声的喊:“沈修瑾!你至少听一听!”

车门突然打开,简童来不及高兴,一股大力,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,她栽在他的身上,干爽的白衬衫,瞬间湿了大片。

“沈修瑾,那些伤害薇茗的小混混,不是我安排的……”简童刚说,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住她的下巴,头顶上传来他特有的磁沉嗓音:“你,就这么?#19981;?#25105;吗?”

清冷的嗓音,带着一点点清淡的烟草味——他的味道。

“什么?”简童有些蒙了,她?#19981;?#20182;,全世界都知道,他现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?

男人捏着简童的下巴,另一只手臂,修长有力,朝着她伸过去,指腹温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湿冷的脸颊,简童被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溺毙了,迷失了,她似乎已经听到下一句,这个男人问她“冷不冷”。

男?#36865;?#28982;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冷冷的说道:“简童,你就这么?#19981;?#25105;吗?#32943;不?#21040;不惜害死薇茗?”

一股凉意,?#26377;牡子?#20986;,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。简童瞬间清醒,不禁微微苦笑……她就说,这个男?#35828;?#28201;柔怎么会给她。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温柔,不过是撒旦的微笑而已。

“我没有存心害死薇茗……”她想为?#32422;?#35299;释。

“对,你没有存心害死薇茗,你就是花钱买通了几个混混,让他们奸污薇茗。”男人眼里渐渐涌现暴躁,没给简童解释的机会,大手“刺啦”一声,撕碎了简童身上的衣服。

“啊~!”

伴随着尖叫,简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车外,狼狈的摔倒在雨水中,耳畔男人清冷的声音,在雨水声中特别的显声:

“简童,简大小姐,你怎么对薇茗,我就怎么?#38405;恪?#34915;不蔽体的感觉可好?”

唰!

简童猛然抬头,不敢置信地看向车门内,那男人坐在车子里,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,拿出帕子,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:“简大小姐,我现在很累,你请回。”

“沈修瑾!你听我说!我真的……”

“要我听简大小姐说话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男?#35828;?#28448;抬起眼皮,扫了简童一眼:“简大小姐要是愿意跪在我沈家庄园前一个晚上,或许我?#37027;?#22909;了,愿意给简大小姐十分钟的时间。”

车门豁然关上,一条帕子从车里丢了出来,飘飘然落在简童面前,被雨水沾湿。

简童低头,捡起雨水中的帕子,死死的捏在掌心。

车,驶进了沈家庄园,而沈家庄园的铁艺大门,在她的面前,毫不留情的关上。

雨水中,简童面色苍白,她站了好一会儿,豁然抬头,走到沈家庄园的大门外,紧紧抿着唇瓣“啪”一声,膝盖就?#20197;?#22320;上。

她跪!

不是因为赎罪!

只因为夏薇茗是她简童的朋友!朋友去世,她该跪拜。不是因为所有人认为的她害死夏薇茗!

她跪!

也跪求这个男人肯给她十分钟,听她说!

身上的衣服被撕坏,?#35780;?#19981;堪,勉强可以遮住重点部位。她双手捂着身体,腰身却挺的直直的,她骄傲,她即使跪着也?#20937;?#19981;屈!她的自尊她的尊严她是上海滩的简童!

她倔强的跪下,只为一个解释清楚的机会。她没做过,没做过的事情她不认!

可,真的会有这个机会吗?

真的,能够解释清楚吗?

又,真的,有人相信她的话吗?

雨,越下越大,至始至终,没有停过。

……

一夜过去

倾盆大雨中,简童依旧跪在沈家庄园外。

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裙,她在雨中已经跪了一整夜。

清晨终于来临,死寂一夜的庄园终于有了人气。银发矍铄的老管?#39029;?#30528;一把老式黑伞,从庄园的院子走过来。

封尘一夜的铁门“吱嘎吱嘎”向着两旁打开一条豁口,简童终于有了动静,抬起耷拉着的?#28304;?#20914;站在铁门中间的老管?#34915;?#20986;一抹苍白的笑。

“简小姐,沈先生让你离开这里。”老管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即使下雨天也不见一丝乱发,严谨的就像是沈家庄园的一草一木,都有专人修剪。老管家给简童丢下一件衣服。

简童伸出泡了一夜雨水的手,哆哆嗦嗦的穿上。张了张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,声音沙哑又坚定:“我要见他。”

老管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,一字不落的传递了庄园主?#35828;?#21407;话:“沈先生说,简小姐的存在,污染了庄园的环境,让简小姐你不要碍了他的眼。”

从出事到现在,简童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懦弱,此刻她装出来的坚强,再难以保持,肩膀颤动,泄?#35835;?#22905;受?#35828;男摹?/p>

简童闭上了眼睛,满?#36710;?#38632;水,让人分不清眼角的湿濡是雨水还是泪水。老管家面?#34183;?#24773;的看着她。简童再次睁开眼,仰起头对老管家说道:“夏管家,不管您心里怎么想,我没有买通那几个小混混毁掉夏薇茗的清白。无论如何,您的恨意,我无法毫无怨言的承受。”

简童虽然疲惫却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,咬字清晰……这是一个虽然愿意暂时低头,却满身?#20937;?#30340;女人。

老管家终于有了“漠视”以外的?#20174;Γ?#19968;对灰?#23490;?#20102;起来,看向简童的目光中满满的厌恶,“薇茗是我的女儿,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,她从没有踏足过?#29922;?#22812;场这样混乱?#20054;?#30340;场所,而她却在那样三教?#24085;?#28151;混出没的地方,被一群混混侮辱致死。

简小姐,我们查过她的通讯,事发之前,她给你打过一通电话,给你发了一条短信息,短信息的内容是:我已经到了‘?#32929;?rsquo;,小童你人呢。”

老管家盯着简童的目光,恨毒了她:“简小姐,你害死的不是猫猫狗狗,是活生生的人!人都已经死了,你还在狡辩!谁都知道简小姐痴缠沈先生,而沈先生心中只有我的女儿薇茗,?#38405;?#19975;般痴缠厌恶至极,你?#32622;?#26159;嫉妒薇茗,又对沈先生求而不得,才想要毁了薇茗的清白。简小姐的恶毒,让人不敢恭维!”

简童无言以对,夏薇茗是夏管家的女儿,是沈修瑾的挚爱,而她简童,是单恋沈修瑾的女配。现在好了,夏薇茗死了,她简童不仅是女配,还是恶毒女配。

“简小姐请你离开。”老管家说道,“对了,沈先生让我转达简小姐一句?#21834;?rdquo;

简童豁然看向老管家。

“沈先生说,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?”

简童跪在地上的身体,支撑不住的摇晃起来,心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。

老管家转过身,干瘪起褶子的嘴角,冷冷勾出一个刻板的弧度,让那张古板的脸孔看起了冷漠又残忍。

薇茗被简童害死了,他不痛快,他恨简童的恶毒。

简童撑着冷到骨子里的身体,摇摇?#20301;?#30340;站起来,刚站起来,腿脚发麻的一屁股摔坐在冷硬的柏油地上,自嘲的一笑……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?

确实像那个男人会说的?#21834;?#31616;童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:“薇茗啊薇茗,你这一死,我成了千夫所指。”

沈家庄园二楼,男人身躯修长,宽肩窄臀,黑色睡袍随意的罩在身上,赤着脚,性感高大的身躯?#25830;?#22312;落地窗?#21834;?#20919;漠的注视着庄园外,雨中那道背影。

“沈先生,您交代的话,已经一字不落的传达给简小姐了。”老管家驱散走了简童,悄然站在了主卧的门口。

沈修瑾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,听到老管家的话,才淡漠的收回落在简童身上的视线,一双薄唇冷漠的下达一串命令:“通知简家人,想要简童就没有简家,想要简家,从此以后简家没有简童这个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第二,通知S大,S大没有简童的档案。通知一高,简童因在校时期滥交打架,被开除。她的最高学历,初?#23567;?rdquo;

“是。”

“最后一点,”沈修瑾凉薄的说道:“送她进监狱。”

老管家听了猛然抬头,一阵愕然:“沈先生?”

“杀人偿命,?#31456;?#20182;人,蓄意谋害人命。让她进监狱,吃三年牢饭。怎么?夏管家认为我做的不对?”三年这个时限是沈修瑾给简童订下的,现有证据并不足,但沈修瑾愤怒地认定。

“不,沈先生做的很对。……谢谢沈先生,呜呜呜,”老管家泪泪纵横,竟然哭了起来:“要不是先生,简童对薇茗犯下的过错,根本就得不到?#22836;!?#31616;童身为简家人,我根本就拿简童没办法。谢谢先生,谢谢先生。呜呜呜~”

沈修瑾转过身,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楼下?#20174;?#36335;上那道背影消失在转角,眼底一片阴霾,修长指骨捏紧酒杯,仰头,猩红的酒液一滴不落,吞噬腹?#23567;?/p>

“夏管家,我出手教训简童,不是因为薇茗是你的女儿,而是薇茗是我看中的女人。”沈修瑾缓缓说道。

……

简童拖着一身疲惫,回到了简家。

再也没能跨进简家的大门,为简家服务了一辈子的老管家带来了沈修瑾的原话,简童就被委婉的“请”出了简家。从始至终她甚至没有见到生父生母的影子。

就这么畏惧沈修瑾吗?简童?#35835;?#25199;嘴角……收回了视线,那道铁艺大门,划清了她和简家的关系,划清了过往属于她的一?#23567;?/p>

简童说不出此刻是什么感觉,一转身,就有两名穿警服的男人拦住了她:“简小姐,鉴于你花钱买通教唆他人毁坏夏薇茗小姐清白,导致夏薇茗小姐意外死亡,现在请你跟我们走。”

在被送进监狱前,简童见到了沈修瑾,那个男人,伟岸身姿就站在窗户边。

简童摇着头坚定地说道:“我没有害过薇茗。”

沈修瑾硕长的身躯不紧不慢地走到简童身?#21834;?#31616;童告诉?#32422;?#19981;要怕,她是无辜的,她没犯罪。

精致的小脸无所畏惧的扬起,力?#30452;3终?#23450;,但颤抖的肩膀还是出卖了她的紧张……这一切都被一双犀利的眼睛捕捉到。

 
 
 
 
 
 
第二章 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
 
 
 

沈修瑾眼底划过一丝诧异……事到如今还要努力维持她尊?#19979;穡?/p>

也是,她是简童嘛,这个女人向来张扬肆意一身傲气,连告白被他拒绝都不损丝毫。

沈修瑾迅雷不掩耳,捉住她精巧的下巴。

“唔~疼!”捏住下巴的那只手,像是铁钳,加注在简童下巴上的力道,似乎是要捏碎她的下巴,简童痛的眼泪溢出。

对方却一点都不怜惜,越来越用力的掐住她的下巴:“谁能够想到这张漂亮的脸孔下藏着的恶毒心肠?”

“我真的没有害过薇茗!”简童咬着嘴唇,疼的脸色发白:“你不可以就这?#31383;?#25105;送进监狱,没有证据。”

“不,我可以。”沈修瑾冷笑着,一字一句残忍的说道:“那么,简童简小姐,今后就请你在这里面愉快的享受监狱生活。”沈修瑾松开她的下巴,转身挥挥手:走的十分洒脱。

他在报复她。简童脸色煞白,一个字都说不出。

女子监狱并不如表面的太平。她到监狱的第一夜,睡梦中被人拽起。

“你们,要干什么?”简童防备的看着面前将她围了一圈,不怀好意的狱友,“你们别乱来,否则我就喊狱警。”

四周的女囚犯听了她的话,非但没有害怕,一个个相视一下,“哈哈哈”的大笑起来。其中一个领头的大姐大,指着简童的脸:“你说什么?叫狱警?哈哈哈……我没听错吧?你要叫狱警?”话说着,一巴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重重甩向简童,“喊呐!你不是要喊狱警的吗?”

简童被这一巴掌甩的站不稳脚跟,耳朵“嗡嗡”作响。

简童一只手扶着墙面,堪堪站稳之后,在众人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手。

“啪!”

这一巴掌落下,牢房中片刻的安静,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娇滴滴的女人有胆量反手反击。

这个壮硕的女人被简童这一巴掌打的发狂,红着眼暗吼:“草~你个臭娘们儿,姐妹儿们,给我打!打残打废都没关系,反正沈先生?#24895;?#20102;,不用客气,好好招呼这臭娘们儿,只要不玩儿死她就?#26657;?rdquo;

简童震惊,一股尖锐的疼痛,?#26377;脑?#34067;延到四肢百骸!……沈修瑾!沈修瑾!!沈先生?#24895;?#20102;……沈修瑾!!!

简童双手双脚都在颤抖,心脏冻结成冰!

难怪,这么大的动静,没有狱警来。难怪,围堵着她的这些彪?#25151;?#26791;的女囚犯们有恃无恐!

抬头看向那几个女囚犯,她站起身,拔腿就往狱门的方向跑,她勒紧了狱门上的铁窗户栅栏,大声的求救:“来人啊!打人了!?#35753;?#24555;来人啊!”明知道不会有狱警来,她却只能做着完全无用的求救!

她在赌,赌沈修瑾并没有让这些女囚犯“好好关照”她,即使这?#25370;?#33021;性微乎其微……她?#19981;?#23384;有幻想——沈修瑾对她简童没有下狠手,依旧留有余地。

“啊……!”头发被人用力的拽下,她被扯的一个趔趄,狗吃屎的摔在地上。简童从没有这么狼狈过!

下一秒,简童被人拽着头发拉起来,又打又踹,狼狈的在地上呻吟:“唔~”

简童没?#20449;?#26469;“沈修瑾的留有余地”。

她不喊了,任由这些人拳脚相加,耳边只有一声声欢快的笑声。

她求救不是害怕被打害怕疼痛,只是因为还相信心里那一点点期盼?#31361;?#24819;。

那些人打累了,径自爬上床去睡了。

简童痛的摊在地上,眼泪,顺着眼角,糊了一脸。

她从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,从没有这么狼狈不堪过。她不过就是爱上了沈修瑾这个不该爱的男人!

为什么夏薇茗一出事,她就必须承受来自沈修瑾的怒火和恨意?

夏薇茗出事后,简童向周围所有人解释过,“我没有害过薇茗。”

任她费尽力气解释,无人愿意相信。

她拼命的解释:不是她约薇茗去“?#32929;?rdquo;,是薇茗好奇“?#29922;?rdquo;是什么样子,约她去“?#32929;?rdquo;。

在别?#35828;?#30524;中,她简童简家大小姐张扬而肆意,夏薇茗单纯乖巧又胆小,怎么会主动要求去?#29922;?#36825;样三教?#24085;?#30340;声色场所。

她说路上车子坏了,所以才晚到了“?#32929;?rdquo;。

但没人信,都说她在狡辩,她是故意让夏薇茗一个人在“?#32929;?rdquo;,方便那群被她花钱买通的小混混羞辱夏薇茗,毁掉夏薇茗的清白。

可?#32422;?#26681;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。夏薇茗经常和她说:“简童姐,我对瑾哥哥没有那?#25351;?#35273;。”

夏薇茗如果是沈修瑾的女朋友,她简童绕开沈修瑾走!但薇茗并不?#19981;?#27784;修瑾不是吗?

所有?#35828;?#30524;中,她简童是恶毒的女配,坏事做尽。

大概知道出大事了,几个混混跑的不见踪影,谁知道他们跑到那个犄角旮旯里去了?中国那么大,廖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一躲十几二十年的杀人?#25954;?#19981;是没?#23567;?#31616;童?#20154;?#37117;希望赶紧抓到这群混混。

她任由眼泪流下,事发之后,一直到进了监狱的那一刻,简童都坚信:她是无辜的她没有犯罪。

但是现在,她懂了,只要沈修瑾认为她有罪,她就罪有应得死有余辜。

而今天的这一切——都是沈先生的意思。

简童不知道,这今后的牢狱生活中,还有无数个“沈先生的意思”在等着她。

没了简家,没?#35828;?#26696;,没了学历,坐过牢……沈修瑾抹杀了所有的简童活过的证明!如今的简童,只是一串数字“926”的罪犯!

简童想通了一?#26657;?#25265;着膝盖,将?#32422;候?#32553;的更紧。……沈修瑾,彻底的抹杀了她存在的痕迹!

清晨

“喂,醒了。去洗马桶……”一个女囚?#33268;车?#25512;了简童一把,却吓得尖叫起来:“啊!死人了!”

旁边一个胆大的女囚冲过来,手指放在简童鼻子下面,半晌才察觉到一股微弱的呼吸:“别?#24120;?#20154;?#22815;?#30528;!快叫狱警!”

简童命大,抢?#28982;?#26469;。这未必是好事,漫无止?#36710;男?#36785;,暗无天日的折磨,会把人逼疯,会……彻底?#35851;?#19968;个人。

 
 
 
 
 
 
第三章 出狱
 
 
 

三年后

S?#20449;?#23376;监狱的大门打开,不多时,里面慢吞吞走出一个女人。

女人瘦的离谱,身上是她三年前被送进女子监狱时候穿的白裙子。现在穿在身上,就跟套了一个大麻袋一样。

她走的很慢,一步一步朝着百多米处的站台走过去。她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,塑料袋里是三十一块五毛钱,还有一张身份证。

炎热的夏季,走在砂石路上,路面肉眼可见的,翻滚了一层白色的热浪。今天的温度至少三十三四度,女人走在大太阳底下,身上干燥的不起一滴汗。

苍白的肌肤上有着青青紫紫的伤痕,就连脸上,靠近发际线的地方,额角处,一道长约三厘米的疤痕,盘横在那里,十分碍眼。

巴士来了,女人上了车,小心翼翼从黑色塑料袋总掏出一枚硬币,?#24230;?#24052;?#23458;?#24065;箱?#23567;?#24052;?#21487;?#27809;什么人,司机看了她一眼,就收回了厌恶的视线……在这里上车的,都是监狱里的囚犯,犯过罪,能是什么好人?

女人?#36335;?#27809;有看到司机的眼神,往车后座走去,她走到最后面,挑了车尾的角落坐下,尽量不想惹人注目。

车子在开,一路上,她看着窗外……三年,变化真大。

嘴角轻扯出一道弧度……是啊,三年,变化真大,何止是监狱外面的世界?还有她。

巴士开到?#34987;?#30340;地段,她突然一震……出狱了,她要回到哪里去?

恍然之间,她发现一个迫在眉睫的事实——她没有地方去。

把黑色塑料袋打开,里面剩下的三十块五毛钱,她仔仔?#36214;?#30340;数了三遍……今后,怎?#31383;歟?/p>

路边不远处,商家的招聘信息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“司机,我要下车,麻烦你开开车门。”三年的牢狱生活,磨掉了她身上的傲气,说话对人,总是底气不足。

司机满嘴的抱怨,开了车门,她道了谢,下了车。

走到了?#24378;?#25307;聘信息的大版图前,看了半会儿,视线落在了“清洁工”三个字上,又落在“包住包一餐”的字样上。

她没有家没有档案没有学历,坐过牢……恐怕就是清洁工,也不会有人要?#20254;?#20294;是……捏了捏手里仅剩的三十块五毛钱,女人咬牙发狠,走进了这家名叫“东?#20351;视槔只?#25152;”的夜总会,一进去,简童就打了一个哆嗦,?#37266;?#31354;调的冷气让她全身都?#36710;?#21457;抖。

……

“名字。”那人不?#22836;?#22320;开口。

“简童。”?#25351;?#30340;声音慢吞吞响起,把拿?#22987;?#24405;她信息的艳丽女人吓了一哆嗦,手中的中性?#20160;?#28857;儿掉桌上,不满问她:“你声音怎么这么难听?”

经历了三年地狱生涯的牢狱生活,简童?#32942;?#20102;温吞,即便别人已经当着她的面直言了断地批评她的声音难听,她还是温吞地像是没有脾气的人一样,慢吞吞地说了一句:“被烟熏的。”

长相艳丽的女人微微吃惊,?#39556;?#30340;眼神落在简童脸上,“火灾?”

“嗯,火灾。”说完淡淡垂下眼睑。……只不过是有人故意纵火的火灾。

艳丽女人见她不愿多说,性子无趣,也不再上心,只蹙着眉?#36409;?#22068;:“不行啊,东皇不是一般的娱?#21482;?#25152;,来的也不是一般的客人。”又上下扫了简童一眼,不?#21451;?#39280;厌恶,显然十?#25370;?#19981;上穿着麻袋一样的简童,身上的白裙子也不知?#26469;?#20102;多久了,白色都发黄了。

东?#20351;?#38469;就不是普通人消费得起的地方,这里就算是个普通的服务生也必须长相标致,身材火?#34180;?#31616;童这样的,怎么就敢来应聘。

艳丽的女人站起,挥了挥手,十?#33267;说?#22320;否定了简童:“不?#26657;?#20320;这样的不?#26657;?#23601;算是服务生也不?#23567;?rdquo;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我应聘的是清洁工。”

?#25351;?#30340;声音?#27900;?#22320;在这间小办公室响起来,成功地阻止了女?#35828;?#33050;步。女人脚下一顿,转身,挑着眉,?#39556;?#22320;又把她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,狐疑起来:“没见过2?#23736;?#23681;的肯屈就吃苦当个清洁工的。”

她们这里的保洁阿姨最小的也四十好几岁了。这个女孩额头上破了相,瘦的跟竹竿一样,但也至多才20岁。她们这里20岁的多了去了——都是女模和公主!当然,还有服务生。

就没听说2?#23736;?#23681;的清洁工。

以为这个不起眼的女孩儿会急着诉苦,跟她说世道艰难,生活不易,如果她真的和?#32422;?#35828;这样一?#21713;?#35805;的话,?#32422;毫?#21051;?#31361;?#25226;她赶出去了。

世道艰难,呵呵,东皇里头这样的故事多到出版成故事会,能把一座?#38469;?#39302;装满。谁会管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活得怎么样?

没料到?#25351;?#24471;有些过分的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:“能出来卖的话,我也愿意张开腿说欢迎光临。来之前,我看过我?#32422;海?#27809;有卖身的资本,那就卖劳力。做好?#32422;?#33021;做的事情。”……她只是一串数字“926”的罪犯而已,进了那个地方,再出来,还要尊严干什么?简童眼底一抹自嘲的笑。

艳丽女人微讶,再次上上下下地把简童打量了一通,重新走回办公桌后拿起?#39318;?#22791;填表:“简童?简单的简,童话的童?”

“对。”

“不该吧,”那女人上下打量简童,“会给子女取这个名字,你的父母应该很爱你。”

简童那双眼睛,木讷的只剩下一潭死水……很爱吗?

嗯,很爱。如果她没有心肠恶毒的害死夏薇茗的话,没有给简家招来灭顶之灾的?#21834;?#21999;,大约,很爱?#20254;?/p>

“我没有家人。”简童?#39556;?#30340;说着。

艳丽女人拧着眉心看着简童一眼,也不再多问,站起来说:“行了,你把身份证?#20174;?#19968;下。”

从椅子上站起来,踩着十五厘米的恨天高走到门口时候突然停了下来,转身对简童做出警告:“简童,你知道我为什么?#35780;?#25910;下你吗?”

女人就没指望简童回答,径自接着说:“简童你有一句话说的好。能卖的话肯定卖,卖不了,就认命做好?#32422;?#33021;做的事情。

多少人是你双倍的岁数了,还不明白这个道理,钻牛角尖,拼命钻营,自以为与天争锋,其实就是眼高手低,其实就是从来都看不清?#32422;?#21040;底算是哪根?#23567;?/p>

你肯正视?#32422;海?#26126;白你?#32422;?#33021;做什么。一个明白?#32422;?#33021;做什么的人,我相信,她也明白什么事情是?#32422;?#19981;能做的。”

说到这里,艳丽女人眯了眯眼:“简童,东皇不是一般的娱?#21482;?#25152;。”

简童依旧不缓不慢:“知道了,我声音难听。不会随意开口的。”不会随意开口,就不会乱说?#21834;?/p>

艳丽女人十分满意地点?#35828;?#22836;,平时她是不会提点新?#35828;模?#25954;到东皇混的就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没想到今天会为一个清洁女工?#35780;?/p>

虽说她在东皇地位不低,可是这迷离的大都市中,权贵?#32531;潰?#21448;有哪一个是她能够得罪的起的。……进了东?#21097;?#23601;该学会“规矩”。

该说的不该说的,该做的不该做的。

“那经理……”简童有点难以启齿:“我没有住的地方。”

艳丽女人说道:“以后叫我梦姐,”然后掏出?#21482;?#25171;了一个电话:“小江,你来一下,我这里刚招进一个清洁工,你带她去?#24811;?#23487;舍。”说完挂?#35828;?#35805;,丢给简童一句:

“明天来上班。”

就把简童一个人扔在了这里。

简童看着手中的入职报告,心里松了一口气……今晚,不用睡大街了。

 
 
 
未完待续......

关注微信公众?#29275;骸?#23429;情小说】回复书号 “ 118 ”即可阅读全文
 
爱生活,爱阅读,阅读?#39556;剩?/strong>.
.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?#20498;?#33539;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?#34109;?#24517;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?#32469;?#20986;没最新章节目?#36857;绕?#20986;没全文在线阅读

    ?#32469;?#20986;没最新章节目?#36857;绕?#20986;没全文在线阅读

    2018-12-22 21:53

  • 宫倾玉碎舞轻尘最新章节目?#36857;?#23467;倾玉碎舞轻尘全文在线阅读

    宫倾玉碎舞轻尘最新章节目?#36857;?#23467;倾玉碎舞轻尘全文在线阅读

    2018-12-22 21:52

  • 总?#36855;?#22238;家最新章节目?#36857;?#24635;?#36855;?#22238;家全文在线阅读

    总?#36855;?#22238;家最新章节目?#36857;?#24635;?#36855;?#22238;家全文在线阅读

    2018-12-22 21:51

  • 总裁你悠着点最新章节目?#36857;?#24635;裁你悠着点全文在线阅读

    总裁你悠着点最新章节目?#36857;?#24635;裁你悠着点全文在线阅读

    2018-12-22 21:50

快乐十分云南开奖结果
万料堂波叔一波中特 中国福利彩票新快3 在国外中彩票 北京pk10开奖走势图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奖励 宝马线上娱乐bm555 盈宝彩群 梦幻多少等级好赚钱 中国石化股票融资 浙江11选5爱彩人